贵州省福彩快3今天开奖 www.lkqz.net   文明笑着说:

  “因为我爸在厂里就是干这个的。我从小觉得我爸干的这些工作很有趣。

  不过,说到底,我最后下了决心报这个专业还是因为你?!?/p>

  “因为我?”

  刘爱华一呆,彻底傻掉了。

  因为她。

  因为她前世是读过这个专业的,所以文明表姐就选了这个专业读吗?

  看她呆愣的样子,文明笑着说:

  “你不记得了吧?就是你那次画了那个绣花板的图纸,让我爸去加工回来。

  我刚开始根本就不相信那一块小小的板子会有什么用??墒?,就从安上那个绣花板以后呀,我跟我妈我姐我们三个人绣花速度就快得不得了。

  过去一两个月才能绣出来的绣品,在那个小板子上,一两天功夫就赶出来了,还绣的又快又好。

  我就跟我爸说,我以后也要干这个。我爸说那你就读这个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吧?!?/p>

  刘爱华呆呆的看着一脸幸福的文明表姐。

  原来是这样。

  他们并不知道她是穿越者。也根本就不了解她前世的经历。

  她只是过于敏感,才会随时随地都猜想到有人发现了自己的穿越者身份。

  “哦?!?/p>

  刘爱华咽下一大口口水,半晌才问道:

  “怎么没有听你们说过呢?为什么没有早点过来跟我们这边说一声啊,也好让我们大家早点替你们高兴不是?!?/p>

  文明还没有开口说话,就听小姨夫朗声大笑,说道:

  “嗨,爱华啊,我家闺女不论是读高中,当老师,还是上大学,这些早都是我跟你小姨计划好的事儿,很正常嘛。我们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必要,非得敲锣打鼓的嚷嚷得全村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事。我们哪,就自个儿在家里偷着乐就行了呗?!?/p>

  他的话让小姨和文明表姐噗嗤一声都笑了起来。

  刘爱华也随着他们一起欢笑着。

  心里却想起了前世的自己。

  那时自己也曾经这样,介文明表姐一样享受着爸爸妈妈给予的全部的爱,全部的期望。

  可是自己在前世表现的并不好。

  那时候自己压根就不知道,来自爸妈的这种无私的无边的爱,有多么宝贵。所以自己压根也就没有去珍惜什么。

  大学的时候,读书成绩也是很一般。

  每天打游戏,逛街,做个快乐的吃货,倒是比读书更重要的事情。

  在满院子喜庆热闹的气氛里,刘爱华心上的一角,黯了黯。

  这时忽然听到旁边的饭桌上,有一个尖细的女声,在咯咯地笑着,很有几分刺耳。

  这声音刘爱华还是很熟悉的。这是刘爱景的好闺蜜陈翠云的笑声。

  小姨一家人不认得陈翠云,她们纷纷好奇地扭头去看。因为。女人很少有这样大声笑的。

  刘爱华便也随了她们的视线看过去。

  只见陈翠云整个人已跟从前大为不同。

  额前的头发是烫过的,卷曲着,蓬松着,张扬着主人的自信,自傲自得。

  她身上穿的一件咖色连衣裙,也使她显得格外与众不同。因为今天刘家小院里所有的人,没有一个女性穿裙子的,就连新娘子,郭小月也是规规矩矩地穿了一件红色长袖小翻领的真丝衬衣,一条黑色的西式长裤,脚上穿了黑色的半高跟皮鞋。

  当然郭小月这身行头,都是刘爱华送的。送的时候刘爱华就是考虑了村里的情况,才选了么一身。

  八月份的天气,在城市里也许还很热,可是在这个小山村里,一早一晚,已经颇有凉意了。

  别说是这时候了,就是最热的七月份,这个小山村里也只有年龄小一点的女孩子,会穿上露胳膊露腿的裙子。

  成年女性,再热也都是穿条长裤,顶多上身穿件露胳膊的半截袖。

  所以陈翠云的这件咖色连衣裙就让她显得分外的惹眼。

  旁边有个女孩子笑着说道:

  “翠云,你这条裙子嘛,样式蛮好看的??删褪钦庋丈?,太老气了。四五十岁的人穿还可以,一个20来岁的小姑娘家家的,穿这么老气干什么?”

  正在欢笑着的陈翠云听了,不屑的撇嘴说道:

  “你懂什么?你说的都是村里老农民们的眼光。大城市的人,喜欢的都是我身上这种色儿的,这叫高雅,高档。你连这个都不懂,哼?!?/p>

  那个女孩子吐了吐舌头,脸上现出几分愧色,不再说话了。

  又一个女孩子笑着说:

  “哎呀,翠云,很快,刘爱中就也要去彰阳市上学读书了。你们俩就能在一块儿了,到时候也好有个照应嘛。咱们村只有你们两个考上了彰阳市的学校呢?!?/p>

  陈翠云冷笑一声说道:

  “你知道刘爱中读的什么学校?彰阳市艺术学校哎。什么叫艺术学校?就是学习不好的人才会去读的艺术学校。那里面的学生因为学习不好,就随便胡学个什么画画了,唱歌了什么的。

  再说了,他那个学校在童彰阳市东郊,离我那儿远着呢,我才碰不着他呢?!?/p>

  那个女孩子颇有兴趣的问:

  “啊,原来是这样啊,翠云姐,你们学校是在彰阳市哪个地方???”

  陈翠云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,嚼了半天,看桌上几个人都在睁着眼睛热切地等着她回话,便没好气的说:

  “我们学校在彰阳市的南郊。我们学??扇际钦司究际猿杉ǹ忌先サ??!?/p>

  这时又有一个女孩子笑嘻嘻地说:

  “哎呀,刘爱中这回可是运气好的很。他虽然不是凭成绩上去的,可是也照样能去刘爱阳读书,也照样能做个彰阳人,做个大城市的人。刘爱中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?!?/p>

  她的话音刚落,就听陈陈翠云发出嘎的一声大笑,说道:

  “哈,你想的太简单了。你以为所有的人只要去彰阳市读书,就能留在彰阳市了吗?

  你知道彰阳市有多少所大学大专中专?这些学校一年招收多少人?如果是你想的那样,这些人毕业之后全部都留在彰扬阳市的话,那彰阳市早就装不下了?!?/p>

  这下,桌子上几个女孩子全都傻眼了。半晌才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:

  “那,翠云姐,你的意思是说,你和刘爱中上完学读完书之后,还要回来吗?回到咱村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