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省福彩快3今天开奖 > 科幻小说 > 帝国诸天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飞鸟环

贵州省福彩快3今天开奖 www.lkqz.net   在家的几天里,刘言对这一点也猜疑很多。

  按道理皇帝退位,他的个人资产受法律?;?,合法所得不可能不允许带走。

  帝国毕竟还是有非常完备的法律体系,他是合法退位,不是政变失败者。

  需要让刘言偷偷带出来的,多半是违法物品,这东西恐怕与退位之说不符,应该涉及政治。

  公主这是在挑战法律。

  不过在残酷的政治斗争面前,很难说法律还剩下多少尊严。

  刘言轻信了公主对自己名誉的爱护。

  见刘言脸色不太好看,阿芒迪娜反过来安慰他:“你也不用太自责,公主容颜绝世,能拒绝她请求的男人不多,你也不例外?!?/p>

  这哪是安慰,等于说他是好色之徒,刘言当然不服气:“你是说我被美色所惑,才答应了这件事?”

  阿芒迪娜暼了他一眼:“不可否认,你的判断力的确受到这方面因素影响?!?/p>

  刘言想否认,可又觉得没有强有力的说辞,如果是奥德世子要求带东西出来,自己会同样痛快地答应吗?

  认真想想,还真的难说。

  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然而想再聊其他时,发现阿芒迪娜不怎么搭理他了。

  刘言觉得没劲,感觉受到了歧视,自己居然被看作贪色妄为的蠢货!

  下半夜刘言逼着牧飞停下手头工作休息,他才去睡了几小时。

  刘言实际上没有佩戴任何饰物的习惯,但是牧飞一片心意,他也不好拒绝。

  而且这里一切已经能量化,在这里制作产生的东西未必真实,就像在网络游戏里打造的装备,无法在现实世界中还原,可他不能这么告诉牧飞。

  第二天牧飞还在忙,他说昨天捡了大便宜,那块玉的品质非常好,一定要刻一个好东西出来。

  而刘言和阿芒迪娜尝试着离开了这座城,看看周边建设成了什么样。

  牧飞家有马车,于是家丁赶着马车带他们出了门。

  他曾经看过一部电影,主人公一路开车,来到了虚拟世界的边际,结果道路断了,眼前是无尽的虚空,像是一幅没有创作完成的画。

  然而这里并不是,围绕着城郭的是大片的农田,田里农人在忙碌。

  他们走出了几十公里,经过了一个城镇,几座村庄。

  最后他们干脆进了一个小村庄。

  道路两旁杨柳依依,随风轻舞。

  农舍、鸡鸭、还有对着他们吠叫的黄犬,充满了生趣。

  刘言叹道:“也许哪天我举家到此地生活算了,种地养鸡,把酒话桑麻,这里的一切就像我以前爷爷奶奶的家?!?/p>

  作为农民的孙子,刘言骨子里流着农耕的血液。

  阿芒迪娜脱口而出:“好啊,到时候我陪你住在这?!?/p>

  也许自觉失言,说完她若无其事看着柳树间的桃花,目光不与刘言接触。

  刘言看着她修长的脖子心想:“这小妖怪不会被我的美色所迷吧?”

  他们没有往更远处走,一直也没见到所谓的公众世界边缘。

  看来牧飞的世界够大的,这要是在华夏古代,快赶上一个小国了。

  晚饭时觥筹交错,刘言又喝了不少。

  不过饭后他坚持要离去,毕竟这里是地心的能量世界,不确定是否能收到量子通讯的信号。

  既然已经答应公主的事情,他还是坚持要做完,不能因为一时的疑虑就坑了人家。

  他一再保证还会再来看大家,于是牧飞一家没有再坚持挽留。

  这样的热忱,是现代都市人无法体验的。

  牧飞的玉佩已经雕刻好了,玉质的确很好,如羊脂般洁白细腻。

  整块玉去石皮后只剩下鸽蛋大小,牧飞根据玉的形状,雕了三只首尾衔接的鸟。

  三只鸟羽翼丰满,眉眼宛然,扭转追逐,栩栩如生!

  整块玉被雕刻得玲珑剔透,天然的纹理与鸟羽结合,浑然天成!

  牧飞的雕刻天赋非比寻常,加上家学渊源,小小年纪雕工已是非常精湛。

  刘言很喜欢,把玩之下赞不绝口。

  牧飞说三鸟环是他们祖先的图腾,寓意吉祥,刘言大哥带着这块玉,必可逢凶化吉,得到祖先的庇护!

  而且他已经穿好了红色丝绦,做成一个臂配,刘言欣然贴身戴起来。

  告别了依依惜别的牧家人,两人来到夜色阑珊的街头。

  还没等刘言感慨,不知阿芒迪娜如何操作,二人瞬间已经返回了幽暗之影!

  所有的恋恋,霎时间留在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芒泽星必定存在一个控制中心,服务于所有的人,同时也负责人员的进出交通。

  看来刘言之前的判断是对的,科技越发展,属于个人的**就越少。

  阿芒迪娜之所以是个极端不尊重别人**的偷窥能手,就是她们文明造就的,她们的**观念与众不同。

  奇妙的是刘言依然有些醺醺然,而检视左上臂,牧飞送给他的飞鸟玉环也仍然系在那里!

  刘言讶然:“我还以为只有现实世界带进去的东西才是真实的,在里面产生的物品居然也能化为实物?”

  阿芒迪娜有些无奈:“你不能总是想着虚拟化,芒泽是能量化,并不是虚无的,任何物质都是能量体,可以在能量与实体间转化!”

  看来之前在帝国学的物理学,学以致用还有段距离。

  说完她盯着刘言眼睛突然脸拉了下来,翻脸如同翻书:“你之前放在帝国铠甲里的那个小盒子,是不是帮薇卡公主传递的物品?”

  刘言把盔甲寄存在战舰上,那个银盒自然也放在盔甲里,这个星球上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。

  对一个不尊重**的人,许多道理说了也是白说,阿芒迪娜恐怕早就看过刘言的东西了。

  刘言干脆问她:“既然你都看过了,知道盒子里面装了什么吗?”

  如果公主要带出来的东西有违人道,不利于大多数人,刘言不可能助纣为虐,就是有风险也给她送回去。

  阿芒迪娜有些不满:“以后在战舰上放置任何东西,都要和我说一声,谁知道那个盒子是否安全!”

  接着她瞪了一眼刘言:“公主非常谨慎,这个盒子材质特别,无法透视?!?/p>

  刘言第一次见到有人偷看别人的东西,还这么理直气壮。

  公主既然这么看重这个东西,甚至不允许别人窥视,却交给她并不十分了解的刘言,也是咄咄怪事。

  以刘言和阿芒迪娜的见识,无法猜到盒子内究竟能是什么东西,涉及皇权而又需要如此神神秘秘。

  既然有安全顾虑,刘言提出带走盒子,阿芒迪娜却又说:“这次还是放在幽暗之影上,比较稳妥,下不为例!”

  刘言一直认为男人和女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动物,很难深入沟通,何况阿芒迪娜还是另一个星球上的动物。

  不过他也感受到来自阿芒迪娜的某种特别情绪,必须要注意。

  刘言又拿起那个银盒,心里暗叹,这玩意搞不好是个大麻烦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帝国诸天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”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